身体检查

来源:人气:892更新:2020-04-11 18:59:16

今天一大早,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新婚不久的少妇胡艾决定再次去看妇科。上周胡艾去过一次,文静内向的她还专门找了个上了年纪的女医生帮看,但那天不知是哪个单位组织体检,人多没轮上。女医生约她今天再去。那天去医院,除了人多,还有一件事让胡艾难忘,那就是排队那会一位路过的年轻男医生投来的热辣辣的目光,那医生的英俊脸庞、魁梧的身材,还有直白的眼神让胡艾一时不知所措,心里涌起阵阵异样的感觉。不知今天会不会遇上“他”

  正想着胡艾已走到上次那位女医生的诊室前,咦?怎幺没人?胡艾正想转身回去,一位丰满的护士小姐从一旁走了过来,问:“你找罗医生看病吗?”胡艾点了点了点头。护士小姐说: “罗医生今天病休,潘医生今天代她看诊,你跟我来吧”。胡艾一时茫然,顺从地跟着护士上到了顶楼一个僻静的诊室,一路上,胡艾从护士小姐口中得知,潘医生刚从医学院毕业分配到医院,很热情很专业,对女性不孕不育的治疗颇具造诣。潘医生看到胡艾来了,一下站起来迎接,脸上带着迷死人的微笑。“喔,是他,上次的那位帅哥医生”胡艾没来由的一阵狂喜,像是小女生遇上了自己的偶像一般。潘医生扶胡艾坐下,护士小姐适时地退了出去。胡艾的双眼粘在了潘医生的脸上身上,一时间进入了一种被幸福包围着的半催眠状态。直到潘医生问“我能为你做些什幺?”

  胡艾这才回过神来,吞吞吐吐地说:“嗯、嗯,我、我有点难言之隐,嗯、嗯........”

  “放鬆点,继续说”潘医生安慰道。

  “是这样,我、我和我丈夫之间有点问题,嗯,我们在行房时,我、我总进入不了角色,很干......很痛........”胡艾说完已满脸涨红。

  “很多妇女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这主要是由于心理的原因,可能是你丈夫对你粗暴、不解风情,也可能是你对性存有阴影,不过我还是建议先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你生理上的原因。”潘医生熟练地分析了胡艾的“病情”。

  一听说要检查,胡艾心里直打鼓,没有让男医生检查的足够的心理準备,但想来想去似乎也没别的办法,与丈夫的问题总得有个了结,再这样拖下去丈夫可能会离她而去,尽管丈夫不帅对自己也很粗鲁,但毕竟是自己的经济支柱。何况被这幺英俊的医生检查胡艾倒有几分乐意。

  胡艾在潘医生的指带下走到诊室后面的治疗室。今天胡艾穿的是一件白色连衣裙,没太睏难就脱了下来,但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脱衣解带还是让她手轻轻颤抖,想到自己的光滑肌肤就要呈现在他面前并被他抚摸胡艾的内裤竟有点湿了,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为什幺自己在丈夫面前就总也湿不起来呢?胡艾脱掉连衣裙,身上只穿一套洁白的内衣躺上治疗床。

  站在一旁的潘医生走了过来,说:“现在你自身放鬆,很快就好,你把臀部抬起来一下好让我把你的内裤脱掉开始检查。”

  这时的胡艾却怎幺也平静不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内裤越来越湿了,突然她觉得潘医生的手轻放在了她的裤腰上,隔着内裤接触到她的身体,她感觉自己一下被体内汹涌的欲念烧着了。潘医生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变化,手开始在胡艾圆润的大腿上游移。胡艾被这种奇异的感觉摺磨着,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快乐的呻吟。
  “再抬高点,好吗?”潘医生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她应声将臀部抬高,任由潘医生将自己的小内裤褪下。潘医生把胡艾的腿分得开开的,手放在她的阴户上,大阴唇、小阴唇、阴蒂........胡艾的阴户处处都被他的大手检查个遍,潘医生甚至把手指慢慢向胡艾的深处推进,并开始时深时浅地抽送起来。胡艾的爱液也随之喷涌,她的阴户湿了,阴毛湿了,连她的大腿根部也被爱液浸湿了。胡艾的身体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的沖击着而微微颤抖,那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最终将她推向高潮。可就在这时,潘医生的大手离开了胡艾的阴部,问道:“你还好吗?你的下部并不干,嗯,有疼感吗?”这时,胡艾下面一片狼籍,正在痒的时节,她的双乳鼓鼓涨涨的,两颗蓓蕾硬生生地印在满薄的文胸上,也渴望得到抚慰。想必这一切早被潘医生看在眼里,胡艾这时的本能战胜了理智,也顾不得羞耻,竟低声说道:“没、没事,请医生继续为我检查。”

  潘医生低头看向胡艾,眼里也是情意朦朦,胡艾可以清楚地看出潘医生想要她,就像她此刻她也想要潘医生。到了这个时候,潘医生也不多言,伸手到胡艾背后一下把她的胸衣解开甩到地上,少妇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刹时呈现眼前,即便是胡艾躺着还是那般高耸,而两颗依然鲜红的蓓蕾早已挺起。潘医生的手有力地在她的胸前抚摸,并不时地用手指夹住她的乳首,阵阵兴奋使得胡艾全身不住地颤抖。潘医生还不失时机地俯下头去,把舌头伸入胡艾的口中搅动,忘情地吸吮。胡艾真愿意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潘医生的舌头离开了她的香唇,沿着她的脖子滑到她的耳边,把她的耳垂吸进口中轻吮,一般电流传遍了胡艾的全身,矜持的少妇开始发出浪蕩的呻吟。他的嘴巴可没因此善罢甘休,继续滑过她光滑的肩膀向双峰发起了进攻,他一手握住右乳,嘴巴则含着左乳首用舌头百般挑逗。胡艾此时忘记了世间一切的烦恼,一切束缚,把胯部高高抬起尽情享受着潘医生的“治疗”。胡艾此时也开始为潘医生服务了,她迫不急待地把他的白大褂脱去,在他结实的前胸上温柔爱抚,看着他的乳头受刺激变大。潘医生站起身来,胡艾默契地将他身上的衣物一件件除去,事情进展如此顺利竟让潘医生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潘医生的阳具此时已充分勃起,青筋毕现。胡艾呆呆地看着,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态,心里不禁对自己老公那半软小东东充满了鄙夷,也明白了为什幺自己会干,会痛,为什幺从来得不满足,也从来得不到乐趣。而她潜藏已久的激情也在这一刻迸发了。

  胡艾把潘医生一把拉向自己正躺着的治疗床,直起身来,很自然地把他的阳具放进口中。先是用舌头在龟头上轻舔,小手则上下套弄阳具。当她用小口把阳具含住,手轻抚弄阴袋时,倒轮到潘医生开始发出畅快的叫声了。他觉得胡艾的小口温暖地包裹着整根阳具,香唇贴在阳具的根部,舌头则灵活地四处地四处活动。潘医生察觉到高潮的临近,不愿这段艳情过早地结束,于是轻轻把阳具从胡艾的口中抽出,俯下身去,把胡艾重新扶回治疗床上躺好,手一路从她的双肩、胸前、小腹滑过,放在她的大腿上,把她的双腿向外大开,低头把她的阴核含在口中,胡艾忘情地把臀部前送,让整个阴户紧贴在潘医生的嘴上。潘医生心领神会,连忙把两个手指捅入她的阴道,快速地向深处抽送。胡艾此时的呻吟一浪高过一浪,手一把抓住潘医生的阳具,配合着他抽送的节奏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潘医生见时机已到,站起来,扶起胡艾的腰把她的阴户準确地对向自己已极度膨胀的阳物,然后又快又狠地一挺,尽根而入,两人同时感到一阵强烈的快感,一起叫出声来。稍作休整,潘医生便开始一进一出越来越快地抽动起来。这时胡艾的阴道里爱液横流,潘医生每次抽动都会带出胡艾充满春意的动听叫声。胡艾把腰部尽力抬高,双腿紧紧地圈住潘医生的腰,以便让潘医生向自己的最深处沖击,阵阵强电流传遍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突然,潘医生从她火热的阴户中抽出,扶她翻了个身,让她头朝下趴在治疗床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让她的阴户向后露出。接着他挺起阳具,从后面深深刺入。这种交合姿势可以让他的阳物更轻松地探索到她的最深处。他的双手把住她的胯部,每次插入都把她向自己身边拉过来,她的臀部撞着他的肚子,满屋子回蕩着“啪啪”的交合声。接着,潘医生腾出手来,边抽插边抚摸她不住晃蕩地大奶,时紧时松地握住放开。这时,胡艾再也经不住了,她失神地抬起头,口中大叫“喔,再用力点,用力,爽,好爽。”就在高潮再次来临的一瞬间,胡艾背过手去,扶在潘医生的大腿上催促他加快节奏,这时,她的阴道也在不自觉地用力收缩,似乎要把他的阳具握碎搾干,阴精也涌了出来,随着潘医生的抽送星星点点地溅落在白床单上。潘医生知道她的高潮来了,本想闭气多干几下,谁想胡艾的阴道越收越紧,突然龟头一阵强烈收缩,身体不住地抖动,大叫一声,一股浓精不可阻挡地喷射而出,然后紧贴着胡艾的背躺下。胡艾在高潮的余波中静静地躺着,细细品味着这种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快感,感受着潘医生的精液在自己身体里暖暖地流动。她一直躺着直至潘医生翻身下床在她的唇上印上轻吻才让她懒懒地睁开媚眼。

  潘医生温柔地告诉她:“检查已顺利结束,洗手间就在旁边,你去洗一下穿上衣服吧。”

  胡艾听话地拿起衣服进了洗手间,出来时已衣着齐整恢复了平时端庄的神态,但两颊还隐隐带着桃花。潘医生把她送出门,临别时嘱咐:“记得下周再来复诊哟”

  胡艾双目含情微笑着回应着潘医生投来的色色的眼神,轻轻地点了点头。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8-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