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领航员二创小说~继承前世的精灵们

来源:人气:78更新:2020-04-11 18:54:07

  第

  火星(又名水星),新威尼斯,ARIA公司阁楼

  正值淩晨与黎明交替之时,一名少女正睡在阁楼的床铺上。

  「……Status。」

  伴随着梦呓声,少女的一头银色长发也被汗水弄湿。

  少女的梦境中,其中一架JAS- 39E的驾驶舱

  「Prophet11,Starlightleader,what' s
yourstatus?」

  「Starlightleader,Prophet11,noband
itonscope。Ihavevisualcontactonyou,3
o' clock .」

  坐在驾驶舱裏的,是我?不对,我很确定,这是上辈子的记忆。梦境看似真
实,却又有着一股违和感。

  往左一看,是一架E- 787,以波音787- 8为基础改造而成的预警机。
和E- 767不同的是,E- 787用的是相位阵列雷达,雷达天线就贴在机身
上的各个地方,比起机背上背着圆盘状雷达天线的E- 767,E- 787不论
在操控性能、续航力,都显着优于E- 767。

  往左后方、右后方一看,后面总共跟着九架JAS- 39E,应该是队友们。
每一架几乎都是全黑色的涂装。

  这时候E- 787正在爬升当中,跟着E- 787爬升的是KC- 777,
由波音777- 8X为基础改造而成的空中加油机,燃料载运量显着优于KC-
767。与JAS- 39E不同的是,E- 787和KC- 777都是云灰色的
低可视度涂装。

  突然,KC- 777右侧引擎爆炸,并且开始拖着浓烟和火光,然后KC-
777开始往左后方转弯。

  「Prophet11,Holstein1,enginefailur
enumber2,returningtobase。」

  「Allunits,thisisProphet11,beadvis
ed,Holstein1hasmechanicalproblem,re
turningtobase。」

  机械故障?!那架KC- 777真的是配备劳斯莱斯的引擎吗?话说为什麽
我会知道那架KC- 777配备的是劳斯莱斯的引擎?

  「Starlightsquadron,Prophet11,Tang
odeadahead,eightymiles,andit' sheadi
ngto(模糊不清)。」

  「Rogerthat。Starlightleader,standi
ngby。」

  刚说完,队友们便此起彼落的回报。

  「Starlight2,standingby。」

  「Starlight3through6,standingby。」

  「Starlight7,standingby。」

  「Starlight8and9,standingby。」

  「Starlight10,standingby。」

  队友们回报完之后,我说出了关键的那一句。

  「Starlightsquadron,engage。」

  语毕,队友们同时抛弃副油箱,并且启动后燃器。衹见队友们一个接一个的
从旁边略过。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看得到,漆黑的垂直尾翼上都有一道白色
的流星。

  想当然尔,自然是跟着队友抛弃副油箱,然后启动后燃器。

  渐渐的接近目标,于是关闭了后燃器。终于近到可以看清楚目标的脸的时候,
整支中队都吓了一跳。

  「Prophet11,Starlight4,Ihavevisual
contactontango,it' shuge。」

  眼前的目标,正是牛头人,米诺陶洛斯,而且身高足足有60公尺那麽高。

  突然,米诺陶洛斯的右掌一挥,其中一架JAS- 39E试图向右下方回避,
但还是太迟。被击中之后不断下坠以及翻滚,而且快速的逼近另外两名队友。

  「Damnit,thisisStarlight4,I' mhit。U
ncontrollableandunabletobailout。」

  「Starlight5and6,Prophet11,evadeno
w!!」

  「Prophet11,Starlight5and6,evading。」

  衹见两名队友各自爬升回避,被击中的队友发出了最后的通讯。

  「Solong,captain。」

  语毕,被击中的JAS- 39E撞向地面后化成一团火球。

  「DRACOOOO—!!」

  面对这一幕,这一刻唯一能做的,却衹有呼喊队友的无线电呼号。

  「Starlight4isdowned……,SOB,Allrema
iningunits,fireatwill。」

  泪水流得差不多了,下一步便是下达攻击指令。霎时,18枚RBS- 15
空对地飞弹拖着火焰与白烟冲向米诺陶洛斯,接着赶紧退到安全範围外。一段时
间之后,伴随着飞弹的爆炸声,米诺陶洛斯身上出现一团又一团的烟。

  「Starlightsquadron,Prophet11,dire
cthit,standby。」

  烟雾散去之后,我试图靠近目标观察,没想到米诺陶洛斯居然毫发无伤。

  「Prophet11,Starlightleader,Ihavev
isualcontactontango。Nodamageontango。」

  「Starlightleader,Starlight5,looko
ut!」

  米诺陶洛斯发出了嘶吼声,霎时,明明是在驾驶舱裏面,却感觉像是整个人
陷入漆黑的空间当中。接着,无线电如同被盖台一般,过去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话
语,一句接一句的在耳旁出现,虽然偶尔会出现队友的通讯,但是将我拉回现实
(?)的效果实在有限。

  「妳就继续这样子。」

  「妳到底在干什麽!!」

  「磅!!!」

  「(沙沙声)Starlightleader,Prophet11,c
anyouhearme?」

  「搞什麽东西啊。」

  「妳故意的是不是?!」

  「磅!!!」

  「(沙沙声)Starlightleader,Starlight6,
areyouallright?」

  「我才不管妳是有意还是无意!!!」

  「就在这裏跟妳耗。」

  「妳就是心态有问题!」

  「妳就是懒惰!」

  「妳什麽意思啊!!!」

  「(沙沙声)Starlight3,bailingout。」

  突然之间,意识又回到驾驶舱,无线电也恢复正常。

  「Starlightleader,Starlight8,canyo
uhearme?You' realmostcrashintoTango,
evadenow!!」

  但是为时已晚,距离米诺陶洛斯太近,已经无法回避。

  「STARLIGHTLEADER,BAILING……」

             ARIA公司阁楼

  「BAILINGOUUUUUT!!」

  在惊叫声中突然起身,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坐在床铺上大口喘着气的少女,不
是别人,正是我,阿德裏娜?秋月(AdrinaAkizuki)。今天是我
任职于ARIA公司的第一天,彷彿历劫归来一般,惊恐的表情以及脸上的泪痕,
一时之间无法消失。

  「是梦……已经十五年了,还是没能摆脱这些记忆……」

  盥洗结束之后,心情也稍有平复。天色逐渐变得明亮,查看放在床边的时钟,
刚好是早上六点。此时,一衹体型稍大的白色火星猫爬上阁楼,头上顶着一叠衣
服,上面还有一双手套跟一顶帽子,帽子的外型十分接近水兵帽。

  「抱歉,亚利亚社长,吵醒妳了吗?」

  「噗噫呶。(不会。)噗噫。(这个给妳。)」

  「这是…,给我的?」

  「噗噫呶。(是的。)」

  「虽然还听不懂猫语,但还是谢谢妳。」

  「噗、噗噫呶。(不客气。)」

  这衹白色火星猫正是ARIA公司的社长,亚利亚·波克提(AriaPo
koteng)。我拿起了这叠衣服,还有手套、帽子,然后先放在床铺上。看
到我拿到衣服,亚利亚社长便离开阁楼。

  拿起其中一件,是一件下摆大约到胸部以下,但长度没有到腰部的上衣,水
手领前面的样式类似西装外套,左袖别着ARIA公司的标誌。拿起另外一件,
是开衩的无袖连身长裙,下摆带有特殊的条纹。如果没弄错的话,这肯定是AR
IA公司的制服了。

  大约知道结构之后,先换上连身裙、套上上衣,然后别上领结、束起马尾、
戴上手套,最后是戴上帽子。刚戴上帽子不久,亚利亚社长就带着一双带有蓝色
色带的白色短靴回到阁楼。不用多说,这双短靴肯定是ARIA公司的制鞋。不
必多说,自然是赶紧把双脚套进靴子裏。

  到此终于换上全套制服,下一步肯定是为今天的营业时间做準备,于是我走
下楼梯。正要下楼梯到二楼的时候,听到二楼厨房有动静,亚利亚社长已经在餐
桌边等早餐上桌。出于直觉,我刻意放慢步伐以减少脚步声。终于下到二楼,而
且能够看到厨房,裏面有人正在準备早餐。跟我一样是穿着ARIA公司的制服,
衹是两手都没有戴手套,而且穿着围裙。发色是橄榄绿,长度刚好足以在后面束
起了一小撮,然后係着红色缎带。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免作业不便,所以先把帽
子和手套先放一边。

  突然一个回头,厨房裏的人看到了我,棕色的瞳孔以及和善的笑容,深深吸
引住我的目光。

  「早安,阿德裏娜。…真是的,社长无论如何都想早一点看到妳穿上制服的
样子。」

  向我问候的,正是ARIA公司的另一名职员,爱野爱(AinoAi),
同时也是我在ARIA公司的前辈。

  才刚任职于ARIA公司的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因此不经意的以记忆中的
回应方式,将右手贴上帽缘,做出标準的敬礼,衹是没想到……,

  「啪!!」

  「前辈早安!新进职员阿德裏娜·秋月,向您报到!」

  霎时,二楼陷入一片寂静。

  「……噗噫?(咦?)」

  「……那个…,阿德裏娜,没必要这麽拘谨……」

  「……十分抱歉!一不小心就……」

  「啊哈哈哈,没关係的。能稍微帮个忙,把这些端上餐桌吗?」

  「好的。」

  总共三份早餐,加上刚烤好的吐司,一份接一份的被端上餐桌。其中一份的
盘子,样式有明显的不同。

  「前辈,这盘是…?」

  「啊,那盘是社长的。」

  「知道了。社长,今天的早餐是这个喔。」

  「噗噫呶~。(开饭了—。)」

  终于都上桌了,而且两人(加一猫)也都就座。正準备要开始吃的时候,发
现亚利亚社长已经吃完给牠的那一份。

  「前辈,社长牠……」

  「社长平时就是吃那麽快,不用太在意。」

  看着盘子上的荷包蛋、培根,还有一小堆蔬菜沙拉,心情就如同新威尼斯被
阳光照亮一般的明郎。

  眼睛动了,心也动了,接着就轮到桌上的刀叉开始动。

  一段时间之后,餐桌上的食物都被扫得一乾二凈。然后,爱野爱起身。

  「走吧,阿德裏娜,和我一起跟妳的贡多拉船见面。」

  「是,前辈。」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8-2022